合肥诚善电器科技有限公司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资讯 > 正文

资讯

锦州战役 锦州战役被俘中将副司令

admin2022-11-20 19:49:17资讯4
锦州战役的战斗过程在大兵压境的形势下,锦州城内的国民党军十分紧张,外围阵地失守后,各部纷纷退入了城内,但仍在做顽强的抵抗。范汉杰的国民党东北“剿总”锦州指挥所原设在中纺公司二号楼内,以后转至铁路局大

锦州战役的战斗过程

在大兵压境的形势下,锦州城内的国民党军十分紧张,外围阵地失守后,各部纷纷退入了城内,但仍在做顽强的抵抗。范汉杰的国民党东北“剿总”锦州指挥所原设在中纺公司二号楼内,以后转至铁路局大楼东南侧的住宅区一处日式房内,外围战斗开始后,炮火使电报、电话遭到破坏,范汉杰不得不到地势较高的神社高地(现辽沈战役纪念馆处)和铁路局大楼顶上的观测所去指挥,12日范汉杰将指挥所移到中央银行大楼(现中央大街处)的地下室,第六兵团、九十三军等指挥所,都集中在中央大街路东邮政管理局大楼的地下室,空军锦州对空联络电台设在六兵团司令部。

1948年10月14日,锦州城总攻开始。上午10时,600门火炮对城内进行破坏射击,并在城墙上打开了多处突破口,锦州城内顿时成了一片火海,11时左右,随着炮火的逐次延伸,各突破口的部队发起了猛烈的攻击,展开了城防突破战。在城西北的突破口上,部队抵近到铁路路基下,向第二道工事发起冲击时,路基西侧铁桥旁一座地堡里,两挺重机枪从侧后突然开火,将攻击部队压在了路基下面,这是守在第二道路基多处的国民党军趁机反扑,城内的国民党军炮火也跟着打过来,封锁突破口,进攻的部队处境十分危急。这时二纵队五师十五团八连二排五班战斗组长梁士英前去实施爆破,他脱下棉衣,抓爆破筒带上两颗手榴弹,匍匐着身子爬行,接近到地堡前10来米处一个小土坎,他以土坎做掩护,甩出两枚手榴弹,趁着炸起的烟雾,跃到了地堡下,将爆破筒塞进地堡,转身正要撤离,不料碉堡内的守军把爆破筒推了出来,掉在地上冒着白烟,在这万分危急的时刻,梁士英拾起爆破筒猛地又塞进碉堡里,他刚一松手,爆破筒又被推出了1尺多,见此情景,梁士英用全身的力气顶住了爆破筒。排长大声喊:“梁士英,快回来!”梁士英坚决回答:“不能回去!”“轰”的一声巨响,地堡被炸毁了,梁士英也壮烈牺牲了。“为梁士英报仇”的口号鼓舞着突击部队进入了纵深战斗。

城南的九纵队的突击分队冒着炮火,沿交通沟迅速通过开阔地,涉过小凌河,当炮火延伸时,已经扑到了城墙的突破口处,右翼二十六师七十六团突破口上,五连四班长赵洪泉第一个冲到城下,战士朱万林乘机登上城垣,竖起红旗,中弹牺牲,赵班长也身负重伤,他忍痛爬上突破口,再次竖起红旗,这时旗杆被炸断,他负伤昏倒,一排长刘金又高举起了炸断旗杆的红旗,大喊“同志们冲啊!”,突然一排长又负伤倒下了,战士李玉民第4次把红旗竖在突破口上,在3分钟内红旗三伏四竖。这就是后来流传在部队中的“四竖红旗”的英雄事迹。突破城防后,各部队迅速向城内扩张,同守军展开巷战,夺占了国际仓库、法院、监狱、红十字医院、市政府、省公署大楼、交通大学(现铁路中学)、神社、中纺公司、瓦斯会社、六兵团指挥所、中央银行、铁路局大楼、青年馆电影院、税捐局等要点。城北的三纵队九师二十七团一营一连越过铁路,直插白云公园,这时锦州地下党支部马云飞同志为部队带路,不幸中弹负伤后牺牲。在部队向中央大街发展时,迫使国民党军暂五十五师安守仁部投降。

战斗到15日中午,国民党军残部全部退入老城内,共约6个团兵力1.5万人。前线指挥所下达了“黄昏前一定消灭锦州之敌”命令。老城方圆不足4平方公里,四周有高约10米、顶宽4米的砖土城墙,城墙顶端间隔50米筑有一钢筋混凝土结构的伏堡,并以交通壕与掩体、掩蔽部、小堡相连接,重要地段设有地雷、铁丝网,城内利用坚固建筑物构成核心据点,主要街心、巷口等交通要道均设有暗堡、铁丝网等工事障碍物,城北有宽约5米的外壕一道。14时,攻打老城战斗开始,七纵队十九师从东南角担任主攻,二十师从东北角突破,二纵队四师从城北进攻,仅15分钟就在南门一举登上了城墙。各部队攻入城内,多路并肩突击,勇猛穿插,将城内守军分割,各个围歼,其一部向城西北角外逃窜,被七纵队和九纵队城外部队堵截。经过31小时的激战,东北野战军攻克了锦州。

党中央获悉锦州大捷,17日,周恩来立即为中共中央起草贺电:“林彪、罗荣桓、高岗、陈云诸同志,并转东北人民解放军全体同志们:庆祝你们此次歼敌十万解放锦州的伟大胜利。这一胜利出现于你们今年秋季攻势的开始阶段,新的胜利必将继续到来。望你们继续努力,为全歼东北蒋匪军队,完全解放东北人民而战!”中共中央军委和毛主席高度赞扬攻锦作战的胜利。10月19日致电林彪、罗荣桓、刘亚楼:“部队精神好,战术好,你们指挥得当,极为欣慰,望传令嘉奖。”解放战役的胜利和锦州的解放给当时的东北人民以极大的鼓舞。59年后,我们再认真分析锦州战役的胜利,使我们更能感悟到其重要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锦州战役的胜利,为实现中央军委关于辽沈战役作战方针奠定了基础,加速了东北解放的进程;锦州战役的胜利,极大的锻炼和考验了东北野战军,取得了丰富的战斗经验。

锦州战役的作战部署

根据中央军委的指示和当面敌情,东北野战军首长林彪于9月10日拟定了如下作战计划:第一步以奔袭动作歼灭北宁路除山11时步兵开始冲击,迅速突破城垣,进入市区,展开巷战,指战员们以爆破筒、炸药包摧毁守军碉堡和街垒。

海关、锦州、锦西以外各点之敌,切断关内外敌人的联系;第二步,集中兵力攻取锦州和打增援之敌。部署是:以第三、第四、第七、第八、第九、第十一等6个纵队及炮兵纵队主力、第二纵队的第五师、冀察热辽军区3个独立师,歼灭义县至昌黎一线之敌,尔后相机夺取锦州、锦西、山海关;以第一、第二(欠第五师)、第十、第五、第六等5个纵队,位于沈阳西北及长春、沈阳之间,阻止沈阳之敌向锦州或向长春增援,并随时准备参加攻锦作战和歼击长春突围之敌;以第十二纵队和6个独立师、炮兵纵队1个团及内蒙古军区骑兵第二师等部,继续围困长春。

9月12日,东北野战军开始行动。第二兵团指挥第十一纵队和冀察热辽军区3个独立师及炮兵旅由建昌营等地奔袭昌黎至兴城一线之敌,至17日先后占领昌黎、北戴河,包围兴城、沙后所、绥中等地,吸引了锦西敌第五十四军向南增援。第四、第九纵队分别自台安、北镇地区出发,于16日包围义县。第三纵队和第二纵队第五师以及炮纵一部,自西安(今辽源)、四平等地乘火车于20日前后陆续到达义县附近,接替第四、第九纵队对义县的包围任务。25日,第九纵队配合自八面城南进的第八纵队攻占锦州以北葛文碑、帽儿山等要地,歼敌暂二十二师两个团大部。27日,自四平地区南下的第七纵队,在第九纵队一部配合下,攻占高桥和西海口,第四纵队第十二师进占塔山,截断了锦西、葫芦岛之敌与锦州的联系。28日,炮兵纵队以炮火封锁了锦州飞机场,切断了敌人的空运。29日,第四纵队攻占兴城。10月1日,第三纵队、第二纵队第五师在炮纵主力协同下,攻克义县,歼敌暂编第二十师等部约万人。至此,我军已歼敌

2万人,切断了北宁路,完全孤立了锦州。在义县战斗中,东北野战军炮兵司令员朱瑞光荣牺牲。

与此同时,监视沈阳、长春之敌的第一、第五、第六、第十纵队和第二纵队主力,分别自九台、四平、清原、开原等地出发,于9月下旬相继进至新民西北,黑山及其东北,法库以南,开原、昌图、伊通地区待机;第十二纵队和6个独立师及内蒙古军区骑兵第二师由第一兵团指挥,继续担任包围长春的任务。

我军攻占高桥后,东北野战军首长于28日向中央军委报告,决定立即攻击锦州,然后再攻锦西。29日,中央军委复电同意这一计划,并强调指出:必须将作战重心放在攻占义县、锦州、锦西三点,因为这是整个战役的关键,“你们是否能取得战役主动权(当然战略主动权是早已有了的),决定于你们是否能迅速攻克三点,尤其是锦州一点。”

东北野战军对北宁路的攻势展开后,蒋介石深感形势严重,严令卫立煌由沈阳派兵增援锦州,并派参谋总长顾祝同赴沈阳督战。9月27日,卫立煌开始由沈阳向锦州空运第四十九军,但仅运去两个多团,即因锦州机场被我炮兵封锁而中止。30日蒋介石飞抵北平,10月2日又赴沈阳,经过同傅作义、卫立煌磋商,最后确定如下作战计划:范汉杰集团固守锦州,以求吸引与消耗东北野战军主力;华北“剿总”的第六十二军、第九十二军1个师、独立第九十五师,以及山东烟台的第三十九军两个师迅速海运葫芦岛,会同锦西、葫芦岛原有的4个师,共11个师,组成“东进兵团”,由第十七兵团司令官侯镜如指挥,增援锦州;沈阳地区的新三军、新一军、新六军、第七十一军和第四十九军主力共11个师另3个骑兵旅,组成“西进兵团”,由第九兵团司令官廖耀湘指挥,先向彰武、新立屯攻击,截断我军后方补给线,然后经阜新趋义县,协同“东进兵团”夹击我军;长春郑洞国第一兵团则视机向沈阳突围。

10月2日,东北野战军司令员林彪在得知华北“剿总”所属独立第九十五师和位于绥中、秦皇岛地区的新五军将增兵葫芦岛后,判断葫芦岛之敌将大举援锦。锦西、锦州相距仅约50公里,且无险可守,在此情况下,我阻援部队不一定能抗住援敌,故于当日22时致电中央军委,提出以下两个方案:一、锦州如能迅速攻下,则仍以攻锦州为好,省得部队往返拖延时间,二、目前如攻长春,则较6月间准备攻长春时的把握大为增加,但须延迟半月到20天时间,“以上两个方案,我们正在考虑中,并请军委同时考虑与指示”。随后,东北野战军首长经过慎重研究,未待军委复电,于次日9时致电军委,表示决心“仍攻锦州”,并据此调整了部署:以第二、第三、第七、第八、第九纵队及第六纵队第十七师共16个师和炮纵主力共25万人,攻歼锦州之敌;调第一纵队主力南下进至高桥地区为战役总预备队;以第二兵团司令员程子华、政委黄克诚指挥第四、第十一纵队和冀察热辽军区两个独立师位于锦西以北的塔山、虹螺山一线,构筑坚固阵地,坚决阻止锦西方面之援敌,以独立第八师在山海关附近佯动迷惑牵制敌人;以第五、第十纵队、第六纵队主力、第一纵队第三师、独立第二师、内蒙古军区骑兵第一师,位于彰武、新立屯以东地区,阻击敌廖耀湘兵团,将第十二纵队自长春方向南调通江口,视机转用于南面,并又先后增调5个独立师,连同原围城的6个师及内蒙古军区骑兵第二师共12个师,统由第一兵团司令员肖劲光、政委肖华指挥,继续围困长春。

10月4日,中央军委复电指出:这个部署“是完全正确的”,“这样做,方才算是把作战重点放在锦州、锦西方面,纠正了过去长时间内南北平分兵力没有重点的错误(回头打长春那更是绝大的错误想法,因为你们很快就放弃了此项想法,故在事实上未生影响)。”要求东北野战军按照既定的部署,“大胆放手和坚持地实施,争取首先攻克锦州”。10月10日,中央军委再次致电东北野战军首长,强调指出:这一时期的战局,很有可能如你们曾经说过的那样,发展成为极有利的形势,“关键是争取在一星期内外攻克锦州。”“即使一切其他目的都未达到,只要攻克了锦州,你们就有了主动权,就是一个伟大的胜利。

10月4日晚,东北野战军指挥所由阜新继续向锦州附近前进,并根据锦州守敌防御部署和锦州地形条件,确定了如下攻城部署:以第二、第三纵队及第十七师、炮纵主力附坦克15辆,由城北向南担任主要突击;以第七、第九纵队附炮纵一部由南向北,第八纵队由东向西担任辅助突击。各攻城部队经过充分准备后,于10月9日发起战斗,至13日,北突击集团攻占了城西北的合成燃料厂,城北的配水池、亮马山、黑山团管区等据点,南集团攻占了炮台山、罕王殿南山、老爷庙东山,前出至女儿河北岸;东集团攻占了小

紫荆山、百官屯、北大营,逼近东关。至此,我军已控制了锦州外围有利地形,锦州城已处于我军俯瞰之下。

14日10时,各集团向锦州城发起总攻,先以猛烈炮火集中射击城墙及附近的敌工事,打开了缺口。11时左右,南、北两个突击集团在炮火的掩护和坦克的支援下,发起猛烈冲击,迅速突入城内,打退了敌步兵、坦克的多次联合反击。接着,后续梯队源源跟进,向敌纵深发展进攻。随后,东突击集团也突破了城垣。各部采取穿插分割,迂回包围等战术手段,首先将敌插乱、割裂,然后以后续部队在炮火,坦克的掩护下,以火力、爆破、突击相结合的攻坚动作对固守据点的敌人实施攻击。

15日拂晓前,各路攻城部队先后在白云公园、中央银行地区胜利会师,歼灭了东北“剿总”锦州指挥所和第六兵团司令部,仅剩残敌约1万人固守老城。当日中午,第七纵队及第二纵队一部向该敌发起攻击,激战至18时,全歼残敌。至此,锦州之战胜利结束,我军俘虏范汉杰及第六兵团司令官卢浚泉以下近9万人。在我军攻取锦州作战中,敌共出动飞机1069架次,担负空运和空中支援任务。我军高炮部队共击毁飞机15架。

10月19日22时,中央军委在致东北野战军首长的电报中指出,锦州之战“部队精神好,战术好,你们指挥得当,极为欣慰,望传令嘉奖。”

14日10时向锦州城发起总攻,500门大炮向城墙和主要工事集中轰击,打开缺口.

与夺取锦州的同时,阻掇部队也胜利地完成了任务。从10月10日开始,锦西、葫芦岛地区之敌在7架飞机、两艘军舰舰炮和数十门重炮掩护下,以3至5个师的兵力,向锦西通向锦州的交通要隘塔山实施连续猛攻。我第四纵队在第十一纵队等部配合下,以坚守和反冲击相结合的战法,打垮了敌人数十次冲击,经6昼夜廖战,歼敌6000余人,至锦州解放,阵地屹然未动。塔山阻击战的胜利,为主力攻克锦州赢得了宝贵的时间。由沈阳出援的廖耀湘所部于10月8日开始由新民和辽中分路西进,我为破坏其援锦计划,以第五、第六(欠第十七师)纵队在彰武东南地区,采取运动防御,诱其向西北和向北前进,以第十纵队和第一纵队第三师在新立屯以东地区,坚决阻止其向锦州增援。11日至13日,该敌先后进占彰武及新立屯以东一线后,因惧怕被歼,徘徊于彰武、新立屯之间,未敢继续前进,不但没有起到救援锦州的作用,反而为我军下步歼灭该敌造成了有利的态势。

锦州的攻克,使东北战局发生了急剧的变化。10月15日,蒋介石又一次飞抵沈阳,严令长春守军向沈阳突围。然而,早已经我做了大量工作的第六十军军长曾泽生将军却于17日毅然率部起义。我军兵不血刃而迅速控制长春东城。接着,新七军官兵也纷纷投诚。19日,郑洞国率余部放下武器,长春和平解放。

战役第一阶段我军共歼敌第六、第一两个兵团,连同地方部队等共20余万人,控制了战略要点锦州,完全截断了卫立煌集团向关内撤退的陆上道路,为尔后全歼东北敌人奠定了基础。

锦州战役的战争概述

锦州之战是国共内战中中国人民解放军与国民革命军之间的一场战役,它是在东北的其中一场决定性战役,是辽沈战役的一个组成部分。锦州之战是国共内战中中国人民解放军与国民革命军之间的一场战役,它是在东北的其中一场决定性战役,是辽沈战役的一个组成部分。锦州战役是辽沈战役的第一阶段,也是全战役的关键一着,因为只有攻克锦州,切断东北与华北联系,才能将东北国民党军全部封闭,就地歼灭。锦州守军是东北“剿总”副总司令兼锦州指挥所主任范汉杰指挥的第93军、新 8军 2个师、新6军1个师等 6个师以及特种兵、后勤部队共10万人,依托城外四周高地构成支撑点式坚守据点,沿城垣构筑主阵地。人民解放军东北野战军 9月中下旬攻占了锦州南北铁路上的诸要点,孤立并包围了锦州。10月4日确定攻城部署:以第 2、第3纵队和第6纵队第17师为北集团,以第 7、第 9纵队为南集团,以第 8纵队为东集团,炮兵纵队分别配属各集团担任炮火急袭和掩护步兵突击,15辆坦克集中配属北集团作战。10月9日开始外围作战,至 13日全部扫清外围据点,控制了有利地带。14日10时向锦州城发起总攻, 500门大炮向城墙和主要工事集中轰击,打开缺口,11时步兵开始冲击,迅速突破城垣,进入市区,展开巷战,指战员们以爆破筒、炸药包摧毁守军碉堡和街垒。15日拂晓在白云公园和中央银行会师,摧毁守军指挥部,攻占新城,继续向老城进攻,l8时结束战斗。

全歼守军,俘东北“剿总”副总司令范汉杰、第 6兵团司令卢浚泉、副司令杨宏光、第93军军长盛家兴等,为全战役的胜利发展奠定了基础。东北野战军攻锦期间,蒋介石曾亲自飞到沈阳部署指挥,又率领海军总司令桂永清、空军总司令周至柔乘“重庆”号巡洋舰到辽东湾督战,其结果只是望洋兴叹。

在锦州有哪几场著名的战役?

新1军、新6军、第18军(整编11师)、整编74师以及第5军.

一 新1军、新6军——辽沈战役

新编第1军号称天下第一军,1942年成军于抗战时期的印度;而自诩为"主力之主力"的新6军则于1944年成军于缅北。新6军是在原新1军新编22师的基础上扩编的。1948年9月12日,辽沈战役打响,我东北野战军直取锦州。锦州危急,蒋介石急令沈阳的廖耀湘组成"西进兵团"(新1军、新6军等5个军)援驰锦州。10月15日我军攻克锦州后,"西进兵团"在蒋介石的督促下仍冒险突进,妄图收复锦州,打通从东北撤军的陆上通道。黑山是进出大洼、营口或退往沈阳或继续西进的唯一走廊。其重要性双方都很清楚,攻占黑山,对于辽沈战场拼死撕杀的双方都有决定性意义。战斗从10月23日开始,廖先头部队在我阻击下攻击黑山受挫。24日,遂集中了新1军、新6军等共6个师(旅)的兵力,在200多门大炮、200多架飞机的支持下,发动全面进攻。廖攻占黑山严重受挫,25日决心放弃重占锦州计划,26日,南撤受阻,又只好北返沈阳。东北野战军于26日完成了对廖兵团的包围。新1军、新6军等其它5个军被围在黑山、大虎山以东,绕阳河以西,无梁殿以南,魏家窝棚以北约120平方公里的地域内。我各纵队猛烈穿插,很快就打乱了廖耀湘的指挥体系。我第1纵队从黑山北侧突击,先后端掉了新6军、新1军、第3军的军部。第5纵队从大虎山南侧出击,亦歼敌万余。新1军,新6军已无法组织师一级的突围行动,其编制下的部队只有各自为战,不断的被包围,分割。几天后新1军暂编53师在东野3个纵队、6个独立师进攻沈阳时开出城外投降。

二 第18军(整11师)——淮海战役

1948年15日晚12时,黄维兵团4个军11个整师10万人,除兵团副司令官胡琏、副军长谷炳奎等少数人逃脱外,全部被消灭。兵团司令官黄维,副司令吴绍周、10军军长覃道善、18军军长杨伯涛等均被俘虏。

三 第五军——淮海战役

第5军,被称为"王牌军",蒋介石最早的机械化兵团,其前身为陆军装甲兵团,1939年该团扩编为第5军,杜聿明为军长。25日,东援徐州的黄维兵团被围,国民党打通津浦铁路的计划破产,徐州陷入我战略包围,固守徐州更加困难。杜聿明集团决定放弃徐州,主力部队经徐州西的永城向淮河撤退,然后以淮河为依托,向北进攻解放军之侧背,解黄维之围后一起南逃。12月6日,杜聿明集团完全被堵截在永城东北的陈官庄、青龙集地区,其汇合黄维的企图彻底失败,鉴于残敌几十万人在陈官庄,青龙集地区形成一个大兵团给我围歼其造成一定难度;我军经过两次大的围歼战后亦需要休整。16日,我军遂停止攻击,转而对包围之敌展开强烈的政治攻势。1月6日,我军在休整了20天后,发动总攻。当日攻克据点13个,歼敌万人。10日拂晓,我军全线发起攻击和追击。第200师在毒气战车配合下企图强行突围,被全歼。蒋介石最后一支"王牌军"覆灭。杜聿明,第5军首任军长被俘,第2兵团司令邱清泉被击毙,第5军军长熊笑山化装成伤兵才得以逃脱。

四 整编74师——孟良崮战役

整编74师即原来的74军。师长张灵甫。1947年,在国民党军队对山东解放区进行重点进攻中,整编74师打头阵,企图对我实施中央突破,将我军压入鲁南地区进行决战。5月11日,急功近利的74师脱离其左右邻,由垛庄经孟良崮西麓向坦阜扑来。张灵甫自恃战斗力强,上孟良崮安营坚守,一面督促两翼另10个整编师迅速向该地靠拢,形成"中心开花"的有利局面。5月16日晨,华野发动最后的攻击,下午2时,74师全线崩溃,师、旅、团、营完全失去通信联络。蒋介石听到主力被歼,以在后方临沂逃脱的74师3个新兵团和榴炮营为基础,重建74军,邱维达为军长,然而淮海战役中,该军在邱清泉第2兵团编成内再次被歼,最终彻底走到了尽头。

锦州战役的过程

锦州战役的过程如下:

1948年9月12日,辽沈战役开始。东北野战军在辽宁省义县至河北省滦县300余公里战线上向国民党军发起进攻。至10月1日,北宁路已被成功切断,锦州得以孤立。

蒋介石为解锦州之危,组成东进和西进兵团,从锦西、葫芦岛和沈阳地区东西对进,增援锦州。东北野战军根据中央军委关于迅速攻取锦州的指示,确定了攻锦打援的整个兵力部署。

1948年10月14日,攻锦集团发起总攻。经31小时激战,于15日攻克锦州,全歼守军10万余人。至此,共产党军队完全封闭了东北国民党军从陆上撤向关内的大门。

锦州战役战争背景

锦州是山海关前一个重要据点,它的地理位置使它成为一个主要的战略据点,如果攻陷锦州,将使中国人民解放军可进军华北平原。毛泽东在一份给在东北的解放军指挥官们的电报中强调攻占锦州的重要性,认为胜利完成整个辽沈战役的关键是“在一个星期内攻占锦州”。

北宁路是国民党军连结山海关内外最重要的陆上通道,锦州又是这条交通要道上的咽喉。该市四周环山,南傍小凌河、女儿河,地势险要。锦州守敌计有范汉杰指挥的第九十三军、新八军各两个师,新六军1个师及原属第六十军的1个师,共6个师,连同特种兵、后勤及地方部队约10万人。

敌人凭借炮台山、双山子西山、罕王殿南山、紫荆山、亮马山等高地,以钢筋混凝土工事为骨干,构成若干支撑点式的独立坚守据点,作为外围阵地;依托小凌河、女儿河和城垣构成主阵地;

以城内高大建筑物交通大学、日伪神社、中纺公司、老城等构成内城核心据点。为拱卫锦州,还以第九十三军1个师位于义县,新八军1个师位于高桥,第五十四军位于锦西、葫芦岛和兴城,新五军位于绥中、山海关、秦皇岛和北戴河之线。此外,华北“剿总”所属第六十二军等部4个师位于唐山至昌黎一线。

完整的介绍下锦州战役

锦州战役是从1948年10月7日到10月15日在辽沈战役第一阶段中,人民解放军东北野战军主力对据守辽宁省锦州国民党军进行的攻坚战役。锦州战役是解放战争中中国人民解放军与国民党军之间的一场战役,它是在东北的其中一场决定性战役,是辽沈战役的一个组成部分。

锦州是山海关前一个重要据点,它的地理位置使它成为一个主要的战略据点,如果攻陷锦州,将使中国人民解放军可进军华北平原。毛泽东在一份给在东北的解放军指挥官们的电报中强调攻占锦州的重要性,认为胜利完成整个辽沈战役的关键是“在一个星期内攻占锦州”。

战略部署

根据中央军委的指示和当面敌情,东北野战军首长林彪于1948年9月10日拟定了如下作战计划:第一步以奔袭动作歼灭北宁路除山11时步兵开始冲击,迅速突破城垣,进入市区,展开巷战,指战员们以爆破筒、炸药包摧毁守军碉堡和街垒。

海关、锦州、锦西以外各点之敌,切断关内外敌人的联系;第二步,集中兵力攻取锦州和打增援之敌。部署是:以第三、第四、第七、第八、第九、第十一等6个纵队及炮兵纵队主力、第二纵队的第五师、冀察热辽军区3个独立师,歼灭义县至昌黎一线之敌;

尔后相机夺取锦州、锦西、山海关;以第一、第二(欠第五师)、第十、第五、第六等5个纵队,位于沈阳西北及长春、沈阳之间,阻止沈阳之敌向锦州或向长春增援,并随时准备参加攻锦作战和歼击长春突围之敌;以第十二纵队和6个独立师、炮兵纵队1个团及内蒙古军区骑兵第二师等部,继续围困长春。

以上内容参考百度百科-锦州战役